上海热点新闻事件

    申城热点 > 社会 > 吴刚:上海房地产市场谣言的始作俑者应该被判寻衅滋事罪吗?

吴刚:上海房地产市场谣言的始作俑者应该被判寻衅滋事罪吗?

[导读]:吴刚:上海房地产市场谣言的始作俑者应该被判挑衅和麻烦罪吗? 2017-03-11作者:吴刚律师 作者简介:吴刚律师(《地产》杂志社,2017年3月)今年2月7日,上海市浦东新区法院开庭审理了...

吴刚:上海房地产市场谣言的始作俑者应该被判挑衅和麻烦罪吗?

2017-03-11作者:吴刚律师

作者简介:吴刚律师(《地产》杂志社,2017年3月)今年2月7日,上海市浦东新区法院开庭审理了被告上海金丰益居房地产咨询有限公司原销售经理沈某因宣传紫旭新财产政策涉嫌挑衅滋事一案。在我看来,起诉指的是挑衅和制造麻烦罪。

作者:吴刚律师

(《地产》杂志,2017年3月)

今年2月7日,上海市浦东新区法院开庭审理了被告人申某的案件,申某是上海金丰怡居房地产咨询有限公司的原销售经理,因宣传紫旭房地产新政涉嫌挑衅滋事。在作者看来,控方指控沈挑衅和捣乱是很有争议的。

由于篇幅所限,请读者查阅收集到的有关去年9月9日上海警方关于“上海新住房信贷政策”的谣言和今年2月7日审判报告的全部情况。

挑衅与麻烦罪的立功令要求澄清

本案起诉人指控沈犯有寻衅滋事罪,其主要立功理由有二:第一,《刑法》条第二百九十三条第一款第四项规定:“行为人有下列寻衅滋事罪之一,破坏社会秩序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四)在公共场所寻衅滋事罪,造成公共场所严重混乱的。”二、《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审查院关于打点操纵信息收集实施中伤等刑事案件适用法令多数问题的注释》第五条第二款规定:“编造虚假信息,或者故意编造虚假信息并在信息收集中传播,或者组织、教唆人员在信息收集中传播并制造骚乱,造成社会秩序严重混乱的,依照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第一款第(四)项的规定,以煽动骚乱罪处罚。”

根据上述司法界限,为证明沈犯有上述罪行,控方必须证实并证明下列要件均成立,且无必要:

一是主观方面:沈某有破坏上海“公共场所”秩序的犯罪意图。

二是行为要件:沈进行了如下扫荡:(1)捏造谣言;(二)散布集合谣言或者组织或者指使他人散布集合谣言的;(3)在上海的“公共场所”制造骚乱。

第三,效果要求:在沈某造谣生事的时代,上海出现了“公共场所严重混乱”的事实。

第四,因果关系要件:沈的行为与上海“公共场所”发生“严重扰乱秩序”的后果直接相关。

法律有疑问。

1.挑衅罪中的“公共秩序”是否包括社会秩序、房地产市场经济秩序和婚姻登记秩序的集合?

作者认为答案是否定的。主要原因如下:

首先,从字面上解释,明确《刑法》挑衅滋事罪所指的“公共秩序”应该是指现实社会中有形物质空间的秩序,而不应该扩大到包括社会秩序、房地产市场经济秩序和婚姻登记管理秩序的集合。因为这些空间是虚拟的、无形的,人们不能生活在一个地方,也不能在物理空间中对它们施加影响。

其次,从司法解释的角度来看,《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查察院关于管理挑衅滋事刑事案件适用司法多数问题的注释》第5条以举例的方式明确界定了“公共场所”:即车站、港口、机场、医院、商场、公园、剧院、博览会、体育场等场所都是挑衅和麻烦罪意义上的“公共场所”。这些公共场所具有以下匹配特征:它们是现实社会中可见的物理空间场所,人类可以在其中生活。虚拟的和无形的收藏秩序、经济秩序和婚姻管理秩序显然不能归入”

第三,从《刑法》罪名的系统设置来看,《刑法》第六章将寻衅滋事罪划分为“扰乱社会管理秩序罪”,《刑法》第三章将破坏市场经济秩序罪划分为“破坏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罪”,两者属于不同的客体(指刑法所保护的客体)。因此,挑衅罪中所指的“公共秩序”不包括房地产市场经济秩序。

2.在这种情况下,上海房地产市场的经济秩序和婚姻登记秩序是否属于寻衅滋事罪中的“公共秩序”呢?

根据上述第1点的分析,作者认为它不属于。原因与第一点相同。

3.从主观方面看,沈是否有破坏上海“公共场所”秩序的犯罪意图?

根据现有的公共信息和司法界定,提交人认为,不能推定沈某有任何破坏上海“公共场所”秩序的犯罪意图。主要原因如下:

首先,沈在此案中的造谣和其他行为导致上海房地产市场的经济秩序和上海居民的离婚率急剧变化。即使这是真的,如上所述,这些命令不属于"公共秩序"所指的犯罪的挑衅和麻烦根据法律,这是不是故意指控沈的这一罪行。

吴刚:上海房地产市场谣言的始作俑者应该被判寻衅滋事罪吗?